服务热线:020-2810 1017
快速注册|English
多部门发声:科研人员的收入终于要提高了
2020-10-2175280

日前,人民日报发表了文章《激励更多科研人员创新创业》,教育部、人社部也发布了相关通知和政策,三部门都提到了一点,那就是提高科研人员的收入。

2020年是非比寻常的一年,国家高度重视重大领域的科学研究和关键技术的突破,社会层面对科学及科研人员的重要性认识也与日俱增。

也许,科技工作者的黄金时代,真的来了。

01、三部门密集发声:尊重人才、提高收入

10月14日,教育部官网发布光明日报的文章,文章中提到大学教师工作量考核的新举措:

在高校教师工作量核定方面则提出把参与教研活动,编写教材、案例,指导学生毕业设计、就业、创新创业、社会实践、社团活动、竞赛展演等情况计入工作量等有针对性的做法。

9月,教育部发布《教育部办公厅转发山东省<关于完善高等学校绩效工资内部分配办法的指导意见>的通知》,山东省将高等职业院校绩效工资总额核定系数最高提高到事业单位人员工资基准线的5倍,充分调动了广大教师的积极性。

8月27日,人社部发表《人社部组织实施人才服务专项行动》,推进高校、科研院所薪酬制度改革。

1)落实高层次人才工资分配激励政策,鼓励事业单位对高层次人才实行年薪制、协议工资制、项目工资等灵活多样的分配形式。

2)制定事业单位科研人员职务科技成果转化现金奖励计入当年本单位绩效工资总量,但不受总量限制、不纳入总量基数的具体操作办法。

8月10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激励更多科研人员创新创业》。

文章为科研人员发声:科技研发是重要的智力劳动,可以创造巨大的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科研人员收入理应体现其价值。把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落到实处,要让科研人员智力、体力的付出得到合理回报。

三部门都指出了同一点,那就是科研人员的收入问题。

此外,各省也在积极推动薪酬改革,8月5日,浙江省政府办公厅向社会公布《关于加快建设高水平新型研发机构的若干意见》,支持高校、科研机构科研人员到省级新型研发机构兼职开展研发和成果转化工作。

6月3日,山西省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解读“山西人才新政12条”,既《山西省建设人才强省 优化创新生态的若干举措》。

科技研发人员薪酬平均水平要高于企业管理人员薪酬平均水平;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公立医院等事业单位可以自主开展人才招聘,自主拟定年度增人计划……

一系列举措和薪酬制度的改革,科技工作者将会迎来一个高收入时代么?

02、科研人员困境:学历高、收入低、压力大

一直以来,科研人员的收入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先来看一下科技工作者的收入水平。

《为什么很多人都认为做科研就得忍受清贫的生活?》知乎上这一提问,至今有1000多个回答,240万人浏览。答主多数为搞学术研究的科研工作者,清一色的认为贫穷制约了科研的发展。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包括研究生和博士在内,正在告别自己的科研生涯。一个重要原因是:虽然科研投入越来越多,但刚毕业的硕博们却很难申请到科研课题和经费。

2018年,中国科协发布的《第四次全国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报告》指出:

1.科技工作者平均每周工作49.7小时,比法定劳动时间多24.3%。

2.2016年,科技工作者平均年收入为90985.5元。

中国科协每五年开展一次全国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涉及全国516个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站点,覆盖31个省份和地区,问卷高达4万8000多份。

如此规模的调查工程,可以反映我国科技工作者的生活状况的一面,报告中还提到科研经费管理不科学不合理问题依旧突出,62.8%的人认为项目经费报销程序繁杂、超过一半的人认为疲于应付经费审计等新问题突显。

相比之下,影响科技工作者的生活幸福感的最重要的因素是收入低,过去几年,科研人员收入有所增加,但收入满意度却持续下降,收入增长率不及同期全国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的增幅或许是影响满意度的重要原因。

考虑到不同地区收入的差异因素,行业内科研精英和普通科研人员的收入差距更是悬殊,平均薪酬背后隐藏的是,一部分科研人员可能不得不面临着贫穷的现实。

一个行业内有低收入群体是正常现象,但是科研人员大多是拥有博士、硕士学历的高材生,寒窗苦读20多年却得不到回报,面临的压力和苦恼可想而知。

不但如此,社会舆论上,对于科研人员的要求也是比较苛刻。大众对科研人员的认识是和清贫挂钩的,而不是追求金钱名利。

03、人才需求的紧迫性,已上升到国家竞争

对科研的重视程度,决定了广大科研人员能否成为高收入群体。

9月16日国新办发布会上,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介绍了中科院“率先行动”第一阶段实施进展情况。

“我们把‘卡脖子’的清单变成我们科研任务清单进行布局。”白春礼院长表示,在第二期率先行动中,将集中全院的力量,聚焦国家最关注的重大领域,进一步加强部署。

2020年3月,教育部、中科院、自然科学基金委联合制定了《加强“从0到1”基础研究工作方案》,注重青年人才和创新团队的培育,激发青年人才创新活力。不唯帽子、不唯名气、不唯团队大小。

2020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通知提到推动国家集成电路和软件人才国际培训基地建设,重点加强急需紧缺专业人才中长期培训。

上面人社部的政策中提出:面向装备制造、数字信息、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等重点领域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优化工程项目设置,体现以奖代补,每年培养培训高层次、急需紧缺和骨干人才100万人次。

从国家和社会层面上看,重要科研领域的科研人才的需求愈加紧迫。

高校层面,华东师范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研究院院长吴瑞君提出,我们需要重新定位人才培养与人才引进的关系,除了继续引进海外高端人才,也要重视国际化人才的培养。

河海大学教授赵永乐表示,国际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竞争,而人才竞争的背后是制度的较量。

7月,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连续走访了四所高校:上海交通、复旦大学、东南大学和南京大学。任正非认为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未来我们拼什么,就是拼教育、拼人才。”

任正非此举,表示了对人才的极度渴求。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事教育局副局长(主持工作)崔建民表示,实践证明,人才是支撑发展的第一资源,也是一个国家赢得国际竞争主动的战略资源。

重大领域关键技术的突破,上百万的新技术科研人才,是当下重要且急迫的需求缺口,全社会都意识到了科研和人才的重要性。

这一次,也许是科研人员的黄金时代。

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收藏0
点赞0

学术圈

  • 环境能源交流群(QQ:1025966450)
  • 机电信息交流群(QQ:1026132953)
  • 材料工程交流群(QQ:1026133580)
  • 计算机科学交流群(QQ:729672148)
  • 水利土木工程交流群(QQ:717427349)
  • 人文社科交流群(QQ:1025968644)
  • 学术交流群-Ⅷ(QQ:850896869)

热门推荐

会议

课程

期刊